北京fun88科技有限公司

永乐国际主页 > 创业经验 >

创业经验

 

我这7年在农村创业的经验分享:青年农民返乡应

发布时间:2020-04-27 07:06
 

  编者按:青年返乡创业一族,现已是促进中国农村发生深刻变化最重要的力量之一,那大城市里生活得好好的朋友该不该返乡创业呢?要解决这个问题,我们或许可以先从根源上思考创业的原因,我们究竟?像本文的主人公刚回去的时候,父母亲戚都想不通的,他为什么会放弃大城市的工作与生活呢?在小编看来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,对、创业、赚钱和成功满怀憧憬,就像他们对各大互联网牛人的成名史好奇和向往,趁头脑发热时就奔赴创业,想靠双手干出一番事业,这是每个年轻人的梦想,是值得我们这个时代鼓励的。

  其实现在中国的农村跟过去已经大不一样了,除了很边远、交通不便的地方,大部分乡村还是有机会的,这个机遇,在于发现需求。这个需求,可以是山外的需求,也可以是山里的需求。抓住好这一需求,创业就开了一个好头。现在尽管返乡创业的青年还不是太多,规模也还不算宏大,中间还有不少失败者。也有的会利用乡间的这样或那样的关系,总体上也不必一概斥之,看得过重。毕竟,他们的取向和兴起的基本作用力还是市场。今天分享一位返乡新农人的创业经过,供大家参考学习。

  2018年底,唐亮在知名食农,公开了他返回四川成都金堂县福兴镇牛角村老家创立农场后的账本。这六年来,除了第一年有所亏损,之后的几年都有盈余。更重要的是,他经营的亮亮家庭农场,让十几年来散落在各地的一家人,终于团聚在了一起,过上了在家工作,在家生活,幼有所养,老有所依的生活。

  1986年出生的唐亮,应该是中国农村较早的一批留守儿童。上个世纪90年代初,他爸爸便外出打工赚钱养家。12岁那年,爸爸回来了,妈妈又离家打工去了。等她六年后回来,唐亮即将高中毕业,准备念大学了。这期间,弟弟没有上学,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了。

  唐亮说,这十几年,他不是在想爸爸就是在想妈妈。村民们一句玩笑“你妈妈不要你们了”,都能让他心惊胆战许久,担心他们还会不会回来。小小年纪的他,就在家附近的山坡开荒种菜,仔细盘算可以卖多少钱,想着自己多赚点钱,父母就能留在家里。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就像是一个梦想,埋藏在少年的心底。

  考上大学后,他和许多农村学子一样,了离乡村越来越远的。农村与城市显而易见的发展差距,让他不断去思考城乡关系及三农问题。他由此接触到了温铁军等人的文章,深受,回家乡的念头在心中升起。大学毕业后,他本想回乡创业或者去西部做志愿者,想到背上还扛着大学期间的助学贷款,他留在了重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上班。

  差不多三年的工作期间,他工作稳定,工资也涨了不少。家里人都指着他成为一个体面的城里人,他却辞职了。“工资是不错,但对我来说,这就是一份工作,其他方面感觉不强烈。想回家的声音却很强烈,重建家庭是我的心愿。”他在重庆的上,看到一篇关于重庆合初人CSA(社区支持型农业)生态农场的报道,眼前顿时一亮。循着报道,他查到了小毛驴市民农园,看了好几个月网站,越发觉得他们做的很贴近他的内心想法。2011年,刚好他们在招聘实习生,他带着一个拉杆箱、一腔好奇心到了。

  实习生只有每个月600元津贴,去了之后不停干活,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熟悉农活了,加上气候饮食的差异,皮肤干裂流鼻血,他的身心都受到了挑战。同来的许多小伙伴都经历这种“跑这么远究竟来做什么”的疑惑,有的实习期不满就先离开了。可是唐亮留了下来。“我是来学习的,什么都没学到,跑回去做什么?” 心态变了,他也主动起来,开始去了解种地的方法、成本核算,观察和学习农场整体运营的方式。

  实习结束后,他又留在小毛驴市民农园继续工作,后来小毛驴创始人石嫣准备创办分享收获农场,唐亮跟几位小伙伴参与了最初的创办过程。从找地、找院子到做生产规划、招募规划等,还需要进入社区做,在的冰天雪地里半夜配菜,凌晨送菜,如此种种说不辛苦是假的,唐亮却觉得手里有劲,心里也踏实起来。 “是时候了,该回去了。内心的声音早就在我回去了。”

  2012年底,他回到老家过年。春节过后,一家人分别离村,唐亮却说不准备出去了,要留在老家种地。爸妈虽然不同意,可也习惯了儿子十几年来的自主。就这样,成都爱佳源·亮亮农场就在唐亮自家的几亩地上正式成立了。

  我曾采访过许多返乡青年,只有极少人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务农。问唐亮,为什么着回到自己的家乡耕种。他说,做这个事不是单纯为了农业,而是为了重建一个家。十几年来,他家一直比较冷清,一家人分散在各地,有好几年过年都只有他和大伯,根本谈不上家庭氛围。

  要聚拢一家人,首先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去给家里其他。返乡第一年,他没说什么,只是带着手脚不太灵便的大伯小伯在地里耕种。作物的南北差异很大,他之前的种植经验没办法全盘移植,加上第一年尝试无农药化肥的生态种植,他并没有多大把握。他成年以后长期生活在外地,对成都不那么了解,考虑到自身的地理及条件,就没去做熟悉的CSA蔬菜宅配,他需要摸索自己的经营方式。

  唐亮抱着做试验的心态,尽可能多种各种蔬菜和作物,顺利地通过淘宝店、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售卖出去。这一年,他用工作几年存下的三万多元,打了水井,建起鸡舍,牵网线,买了割草机、三轮车和做豆瓣酱的坛子。

  2014年,他选定了小黄姜和辣椒这两个本地长年耕种的品种,作为农场主打产品。它们都方便保存与制作加工品,没有新鲜蔬菜那么大的销货压力。靠着口碑,他慢慢打开销,与成都及省外的一些机构,如社区店、餐厅、中医馆等建立了稳定的供货关系。有的客户会在种植前预先付款,也基本知道每年的销量,农场得以用订单式生产来把控一年的种植量。

  这一年,唐亮跟周围村民租了地,把面积扩大到20多亩,唐妈妈了唐爸爸和弟弟唐进一家留在家乡,年底一家人就齐聚在了农场,只有唐妈妈还留在镇上开小茶馆。对唐亮父亲来说,农业是个伤心的行当,他从十几岁开始干农活养家糊口,辛苦却得不到等价的回报,不能维持一个家庭的正常运行,才选择去打工。

  唐亮的生态种植方式也跟父亲过往的认知有冲突,刚开始父亲很容易发脾气。后来他带着爸妈去成都生活市集卖菜,消费者对他们家的菜赞不绝口,还不还价,农场里也不停有各种人来参观学习。唐亮会创造机会让父母跟他们多交流,同样的话,从别人口中说出来,比他自己苦口婆心解释要管用得多。

  2015年,唐家决定盖一个大新房,让父母兄弟都可以住下来。唐亮自己画设计图,设计了八个房间,一个大客厅,一个小客厅,这样全家老少都有住的地方了。妈妈也终于关掉了茶馆,回来操持一家人的家务。

  一家人团聚在农场,慢慢形成不同分工,唐亮负责农场统筹、订单处理、财务管理,弟弟负责生产管理,爸爸和大伯主要做些农活,小伯喂猪养鸡,妈妈和弟妹负责后勤。农场里陆续建了地窖、沼气池、旱厕和蓄水池等设施,还引进了微耕机等设备。

  一个家井井有条,事业也风生水起。一家人慢慢理解了唐亮的用心,唐妈妈夸赞儿子:“你的选择是对的!妈妈给你点个赞。”

  在家时,唐亮基本每天都会到地里去,看看作物的生长,感受田间地头的状态和每个家庭的情绪状态,及早发现潜藏的不愉快。对唐亮来说,“家庭农场”四个字的实质意义远大于字面意义,农场只是形式,家才是根本。

  为了让一家人可以坐在一张桌上吃饭,而不是这边干着活那边就开吃了,唐家每日正餐前会有一个简单的仪式。一家人齐声念诵唐亮写的词:“天地,。父母,养育之恩。老师,精心。农夫,辛勤劳作。厨师,准备饭菜。所有付出的人,愿天下所有人都没有饥寒,大家请用餐。”

  生活垃圾分类、厨余堆肥、用茶籽粉洗碗,是唐家的日常。一开始只是唐亮一个人做,家人或有反对或觉得不习惯,慢慢开始有人加入进来,小侄女侄子也会主动把垃圾扔到垃圾桶里。了一年多之后,最的父亲也默默地分好垃圾。这种家庭习惯的潜移默化功能是巨大的,慢慢地,每个人都习惯多站在对方角度多想一想,矛盾自然少了。

  唐亮觉得,以往家庭矛盾多,除了家庭之间的关系没处理好,另一方面是因为家里经济不好。现在回来把农场做好,收入就会比较稳定,大家都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,不用太操心,心自然就安了下来。

  自2015年,农场每年的盈余都在12万元左右。到了年底,拿出来年必要的生产投入,每个人都会拿到一笔“年薪”。在一个大家庭里,每个小家庭各自的财务相对。父母每个月还能收到零花钱,自己安排。

  一家人共建一栋房子,共用一个厨房,共用一辆车。家庭需要共同资产,比如冰箱,就共同筹钱购买,共同使用。这种既合作又的大家庭生活方式,给了每个人、每个小家庭自己的生长空间。

  有人问唐亮,有一天农场经营不下去了怎么办?他很清楚,务农、创业本身都有风险,所以农场上也没有投入太多做大基建,更多考虑人员的投入与成长。他推荐负责生产的弟弟唐进和二叔报名参加学习工作坊,回来以后再在家里开分享会,“人具备了思想和技能,万一这个农场因为啥原因不能进行下去了,也可以很快做起另一个农场出来”。

  目前农场占地30多亩,唐亮没想怎么扩大规模,也过一些投资人。他认为,家庭农场的工作量就应该是一家人可以基本完成,不需要借助太多外力,超出家庭力所能及的范畴就势必要调整生产组织方式。“生活幸福感跟收入多少不是完全正相关的,收入不多也可以幸福生活。我们更希望看到有更多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农场,有更多这样的家庭。是更多的‘亮亮农场’,而不是一个很大的亮亮农场。”

  唐亮很清楚,直接从事农业生产不太可能赚大钱。他更珍视的是全家一起在乡村的田园生活方式。生活中遇到难事,或有疲累,在生机勃勃的田间地头走走,心情就能舒畅大半。家庭生活的点滴也是他愉悦的源头。

  唐亮说,他的人生追求就是“修身齐家,做点有意思的事”。“有意思的事”可大可小。他跑去上自然建筑课程,学习制作姜精油,到学校和社区教孩子们和社区居民们种菜,参加交流活动;这个春节前,他在成都明月村乐毛家乡土自然学校,修圃建菜园,建堆肥池……

  还有许多不止于“有意思”的事。他妈妈组建村里文艺队,邀请大妈大爷来跳舞,远离麻将桌;在村里组织捡垃圾,来参访的外地人和本地村民一起捡,村民慢慢有了自觉,眼见着地面垃圾慢慢少了;逢年过节会邀请村里的老人来家里吃一顿或者送去一些小礼物;带动村里的年轻人一起出钱出力修建座椅和盖小亭子,让村民们早晚聊天有个好去处。最近,唐妈妈又在联络村民准备做一个公共活动中心,村民们自发捐钱买砖,一起动手铺砖,边干活边聊天,村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。

  唐亮刚回村务农时,还能听到一些闲话。这几年他走到上,会有村民对他竖起大拇指。一个家从破败到兴旺,带动着村子里的风气也在慢慢好转,村里人的眼睛是雪亮的。

  回家这些年,唐亮会邀请一些消费者或者其他朋友来老家过年,不收分文,只是一起干点农活,做做饭,感受一下乡村生活。农场里的旱厕、厨余堆肥、垃圾分类、生态种植,也吸引了不少机构组织/家庭来学习体验环保生活方式;也跟城里的学校合作,让孩子们到农场来动手建鸡舍,喂鸡种菜。农场还接待一些实习生、打工换宿等各种方式的体验。(文:蔺桃 编辑:山之良农 供大家学习参考)

  点评:首先,创业是一种人生态度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创业观、世界观、互联网观逐渐成熟,明白了创业最大的乐趣是,当你知道你正在做的事情改善了许多人的生活,你慢慢意识到这是一件多么有价值的事情啊!然后继续下去,乐此不疲。其实我们兜售的不是产品,是梦想。

  其次,创业是为了实现人生目标,创业的过程往往希望每天都过得充实,能把每一分每一秒都用在提高自己,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上。创业是为了充分利用时间,提高,实现自己的价值。

  所以,农村走出来的青年不是应不应该返乡创业的问题,还是选择那个方向才有机会。在审视了自己和项目方向的基础上,就可以更坚定、更勇敢地走下去,小编在咨询了三农方面的专家给大家提出这五个选择方向,供大家参考学习。

  1、做土地流转中介服务。大家都知道过去国家是不允许土地流转的,但由于新形势下农村闲置资源日渐增多,国家政策也开始向土地流转倾斜,并且连续几年出台各项政策,来推动农民流转土地。未来大多数农村可能都会是这样的场景:大户、家庭农场、合作社集中了村子里90%以上的土地。土地流转是规模经营的前提。目前就有农户通过做土地流转服务年赚百万的。

  2、农村物流。我国农村的电商在发展,很多快递都只能到县城或者乡镇,很难送到农民的家中,这是农村物流发展的一个困境。在未来,农村需要建立送到家的快递服务,而且最近几年的物流行业也一直在农村快速布局,势必将带动很多农民就业和创业。

  3、休闲农业。对于一些距离城市比较近的农村来说,休闲农业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,以前主要是以农家乐,农家饭店等形式存在,今后在休闲农业种植,农业公园等方向都大有机会。

  4、有机农业。现在全民都在追求绿色食品,这对于农村的种植、养殖来说都是很好的机会。目前决策者也在农业补贴、信贷和税收等领域对于生态农业进行倾斜,市场对于有机食品的需求也是很旺盛。

  5、特色种植。农民种地其实已经不怎么赚钱了,所以不少农民都把土地流转了。这对于那些有一定头脑和经济实力的农民来说,就是一个很好机会:租借土地搞一些特色的农业种植,如季节蔬菜、盆景植物、药材、种苗等,前景广,利润大。

文章来源:fun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