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fun88科技有限公司

永乐国际主页 > 创业经验 >

创业经验

 

创业比你想象中要惨:马云30岁卖袜子

发布时间:2020-03-19 13:27
 

  马云为了支撑它,背着麻袋去义乌批发袜子来卖,还上门推销商品,学生们也帮他四处发做宣传,受尽白眼。用这些钱养了翻译社3年,才开始收支平衡。

  “中国黄页”业务开展时,国内还没有互联网。马云不断对人讲互联网的神奇,还在大排档跟人神侃瞎吹。众人不相信,就去打印网页证明,还请老板打免费越洋电话,问在美国的亲戚朋友,让人上网查证……

  阿里巴巴团队曾在干过段项目,最后马云决定回杭州再次创业。在的14个月,也从没带团队一起去游玩。

  在京最后一天,他们决定去长城。晚上,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饭店,天下着大雪,众碗喝酒,大块吃肉,唱着《英雄》,众人抱头痛哭!

  家境贫寒的刘强东刚进大学时,只带了亲戚朋友凑的500块钱,然而大三时,他已靠给别人写编程拥有了一部2.6万的“大哥大”。靠编程积累的第一桶金,刘强东开了一家小饭馆,但由于缺乏管理和监督,钱几乎被员工贪光了,最后亏损20多万。

  体现刘强东的“老板”气质,或许就是额前的小撮白发。2008年,第一轮融资用光后的京东面临着倒闭的,正值金融危机,没有人愿意掏钱给一个不知何时能盈利的企业。

  那段时间,刘强东一天见五个投资人,说同样的话,得到的回答也是一样:。“对兄弟们那种、和痛苦一拥而上”

  “那时候要做到3万用户量,于是去学校一个个拉用户。凑到3万人可能要两年后,公司就死掉了。所以自己就去网上推广,最后用户量上来了,但还是没人聊天,我自己要陪聊,有时候还要换个头像,假扮女孩子,得显得社区很热闹嘛。”

  柳传志后来回忆,“当时实在是不知道要干什么好了,所以能干什么就先干着,哪怕挣点儿钱发工资也好。”于是,包括柳在内的所有员工都当过“倒爷”、“板爷”,在中关村拉平板车去卖运动服装、电子表、旱冰鞋、电冰箱。

  经人介绍,柳传志找了一家进出口公司,让他们把这个钱换汇打过去。柳传志就回了,当时还留了个同事在那看着他。结果快一个礼拜也没消息。

  柳传志急得连表都没戴,立刻飞到深圳,到那去找发现人没了,当时真吓傻了,“带着板砖在他家憋着,最后人家自个出来了,人家说你那钱我给你挪用了”,最后还是把事情给耽误了。

  1987年年底,潘石屹第一次南下广州、深圳。“从冰天雪地的北方来到鸟语花香的广州,突然觉得这真是天堂,尤其是深圳,每个人都过得那么开心。”

  1988年春节一过,潘石屹变卖全部家当,连睡觉用的棉被也一并卖掉了,毅然辞职南下深圳。当潘石屹到达南头关时,身上只剩下80多块钱,这便是多年后描述的潘石屹的“创业资本”。

  由于没有特区通行证,潘石屹还不能直接进深圳。无奈之下,潘石屹还得在这笔少得可怜的“创业资本”中拿出50元找“蛇头”带,从深圳海关下面的一个洞里偷偷爬进了深圳特区。

  “人刚刚躺下,电灯突然灭了,那肯定是发电机被偷了,于是便狂追,直到小偷抬不动了、弃机而逃。”

  “更麻烦的是民工情绪问题,有一天,潘厂长正在自己的卧室(一个废弃的水塔里休息),突然一块砖头破窗而入,水塔下面,聚集了上百位谈工资的民工。”想跑都跑不了,只能硬着头皮下去跟他们谈!

  1989年潘石屹去了海南。那时没光头,没黑框眼镜。刚到海南曾花光积蓄,经过一家理发店,店里小妹招呼他理发,花两元钱理了清爽的短发。

  小妹问“别人都走了,你为什么还留下来?”,他开始思考,自己为什么还留下来?不是在等机会吗?自此,他的“幸存者游戏”开始。

  但签完以后突然遇到全国“治理整顿”,贷款就更困难了。为了启动这个项目,就要去找贷款,需要一笔2000万元的贷款,没有一家银行愿意贷给我。

  有时候见到他了吧,他从后门跑了,我在走廊傻等;有的时候在走廊里堵他,他说“好好你这样,你下周二来吧”;等我再去,他出差去了!。当时就为了拿到这笔贷款,有的时候一站就是一整天。

  做商业地产的时候,最早因为不懂,造一座楼,把底层商铺全部卖掉。在初期的三年当中,买了商铺的人经营不好,就来告我们。

  我前三年当了222回被告,虽然只输了两场官司,还是让整个公司疲于应付。成天在打官司,哪还有精力经营?客户就是这样,他的出租回报率没拿到理想中的10%、20%就来告我。

  33岁的庆后回到杭州,在校办厂做推销员,10年里辗转于几家校办企业,依然郁郁不得志。待到他开始创业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42岁的沉默的中年男子。

  同年,庆后带领两名退休老师,靠着14万元借款,靠代销人家的汽水、棒冰及文具纸张赚一分一厘钱起家,开始了创业历程。当他戴着草帽、蹬着平板车走街串巷,叫卖棒冰、文具,为了发煤炉子需要的“打火石”,和隔壁同在教育局下面的兄弟单位吵的不可开交……

  1990年秋天,因兼职搞培训捞外快,北大给了俞敏洪通报处分,并在校园宣布了处分决定。离开了北大,俞敏洪彻底没有了生活来源。为了养活老婆孩子,他决定下海。

  俞敏洪在中关村二小租了间平房当教室,那是一间10平米、漏风漏雨的屋子。外面支一张桌子,再放把椅子,“东方大学英语培训部”正式成立,员工只有两个人——他是一把手,妻子打下手。

  创业早期他请人贴广告,阻碍别人招生,竞争对手雇人把员工捅伤了。俞敏洪报警,说,事太小,的案子都处理不过来。

  俞敏洪说:打听后我才知道,竞争对手早就疏通关系了。问题终归要解决,可自己一个也不认识,就到大队门口,后来找到一个慈眉善目的,请人家在旁边的饭店喝酒,又把大队长和拉出来一起吃午饭。

  “我不知道跟他们怎么说话,只好一个劲说‘大哥喝’,‘大哥喝,俞敏洪当天一口气喝了两斤白酒,送到医院抢救了6个小时才抢救过来。

文章来源:fun88